元宇宙 碳中和 區塊鏈 快訊 正文
                          熱門: 微信不綁定手機號可以嗎?有什么壞處和影響嗎 形勢與政策碳中和論文(碳中和的政策和措施) 碳中和環保項目有哪些?碳中和的商機 老梁講比特幣完整(老梁講比特幣視頻) 國家銀行規定以太坊不能交易了嗎(以太坊為什么不能交易) 創始元靈比宇宙還早嗎(比創始元靈還早的神)

                          中科院響應碳中和政策(碳中和最新消息)

                          新京報(記者張璐)中關村論壇碳峰碳中和技術論壇于9月26日舉行。中國科學院大氣研究所碳中和中心主任劉毅在接受新京報專訪時說,碳中和途徑不僅應著眼于減排措施,更應考慮人為和自然。碳匯協調發展。他建議將“天地一體化”觀測和地球系統預測結合起來進行綜合規劃碳中和路線


                          劉毅。新京報與浦峰合影

                          研究方面:中國陸地生態系統每年吸收45%的人為碳排放

                          新京報:以前,你的團隊《自然》發表了中國陸地生態系統固碳能力研究成果。中國陸地生態系統的固碳能力是多少?

                          劉毅:大氣中二氧化碳的濃度是人為化石燃料排放與陸地和海洋生態系統吸收之間平衡的結果!巴黎協定》據提議,從2023年起,各國實際行動對減緩氣候變化的貢獻將每五年計算一次。生態系統吸收的二氧化碳的固碳大大有助于碳排放的“中和”。

                          我們使用了中國氣象局溫室氣體觀測背景站的碳監測數據、國家林業和草原管理局的森林普查數據、美國和日本的碳監測衛星以及生態系統的全球遙感數據愛丁堡大學國際先進的碳同化模式采用了“天地一體化”的新方法。

                          研究發現,中國陸地生態系統的固碳能力是巨大的,但以往的研究嚴重低估了其固碳能力。2010年至2016年,中國陸地生態系統每年吸收約11.1億噸碳,占同期人為碳排放量的45%,是以往研究成果的三倍。

                          具體而言,中國西南地區對碳固存貢獻最大,每年產生3.5億噸碳固存量,占全國土地碳固存量的31.5%。與此同時,東北地區在夏季也擁有強大的碳匯創造能力,平均每年創造5000萬噸碳匯,占全國的4.5%。這也是近40年來中國在恢復天然森林植被和加強人工林培育方面投入巨資的結果。

                          新京報:與過去相比,“天地一體化”的研究方法有何不同?

                          劉毅:世界上有兩種常用的碳匯研究方法。過去采用自下而上的實地測量,需要在樣地進行實地觀察和測量,以估算森林、沼澤和草地等不同土地類型的碳排放和吸收。這種收集碳匯數據的方法的優點是測量準確,過程清晰,但工作量大,有些地方會被忽略,因為不可能測量山林中的每一棵樹。

                          另一種方法是通過碳衛星測量大氣濃度。碳衛星配備了高光譜二氧化碳監測器、多光譜段云和氣溶膠探測器。觀測數據在地面進行處理,生成大氣中氧氣和二氧化碳的吸收光譜。

                          衛星繞地球旋轉105分鐘,可實現全球覆蓋。全世界都可以使用衛星進行觀測,而且有統一的標準。因此,衛星探測與地面探測相結合,即“天地一體化”觀測,是世界上一種新興的大規模觀測與評價方法。

                          應當指出的是,衛星探測二氧化碳濃度的精度比氣溶膠探測精度高一到兩個數量級氣溶膠15%的準確度就足夠了,但是二氧化碳應該達到0.5%。因為如果精度不高,它就沒有地面探測的優勢。由于第一代衛星主要用于提高精度,因此覆蓋率相對較低。它每天只能覆蓋1%-2%的表面,所以數據很少。一顆衛星的覆蓋寬度為10-18公里。如果覆蓋寬度增加20倍,達到300公里左右,六顆衛星就可以形成非常有效的全球覆蓋,并能準確計算人類排放和生態系統吸收。

                          新京報:中國陸地生態系統是否有進一步提高碳匯能力的潛力?

                          劉毅:應該說有一定的潛力。一方面,要擴大植樹面積,擴大單位面積固碳量。樹木和人類一樣,都有生命周期,因此它們的碳吸收能力應該通過管理來維持。

                          關于碳中和:應考慮天然碳匯的動態變化

                          新京報:中國在2060實現碳中和目標最大的挑戰是什么?

                          劉毅:我認為,目前最大的挑戰在于社會和科學界對二氧化碳與各個領域耦合的復雜性認識不足。目前,人們更多地關注人為減排措施,往往忽視地球系統本身的動態變化,碳循環它涉及四個領域:人類圈、生物圈、海洋圈和巖石圈。自然碳匯的變化也非常大。如果我們只談論人為減排,這是不完整的。

                          二氧化碳從地面分布到世界上20公里高的地方。隨著大氣的快速傳播,二氧化碳本身的壽命并不長,海洋和樹木正在吸收二氧化碳。另一方面,生態系統吸收的二氧化碳量是高度動態的。如果海洋吸收過多的二氧化碳,就會酸化。地球系統非常復雜。也許在鋪設大量太陽能電池板的過程中,地球表面的能量平衡發生了變化,大氣也受到了影響。

                          新京報:如何應對這一挑戰?

                          劉毅:我認為,我們應該弄清楚并預測生態系統的碳匯能力、二氧化碳在大氣循環中的傳播以及海洋固態的內部變化規律。目前,由大氣研究所開發的地球系統模型可以模擬大氣圈、水圈、冰圈、巖石圈和生物圈的演化規律,反演地球過去,觀察現在,預測未來。

                          我們應該首先利用“天地一體化”觀測對人類活動和自然過程進行全面診斷,然后將這些數據輸入地球模擬器進行計算。在驗證觀測數據有效性的基礎上,預測碳中和路徑,規劃綜合路徑。

                          新京報:中國科學院大氣研究所碳中和中心自去年成立以來,開展了哪些研究工作?

                          劉毅:我們認為,碳中和研究的一個目的是支持國民經濟結構和科技進步的轉變。該中心接待了國內多個省市和企業的領導來訪,介紹了雙碳技術的科學方法體系和合作應用前景。山東省迫切需要新老動能的轉化。中心成立后,我們與濟南市政府共同成立了齊魯碳中和研究院,幫助濟南開發出一些新儀器、好模型,并用我們的力量聚集人才。

                          此外,我們應該充分利用碳衛星。我們不僅應該計算本國的排放量和碳固存量,還應該計算其他國家的排放量和碳固存量,以便為氣候變化提供支持。

                          新京報記者張璐攝影師浦峰

                          馮雅君主編賈寧校對

                          推薦文章

                          试看AA片120秒